第十四章

神无月这时拿着文件过来:日葵中校,跟司令关系真的很好呢,就像是亲人一般。

这时不怕死的基诺,又出来挑事了:一想起之前前辈和CC小姐,共同战斗的时候,就好像让我想起了欧洲的战斗,呐,朱雀,你跟我讲讲你在被封为圆桌骑士,在欧洲战线时的故事吧。毕竟那可是你成为圆桌骑士的第一仗。

看到眼神杀的朱雀,直接选择了推脱:基诺,还是不说好了,毕竟我当时在欧洲也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而唯天下不乱,像狐狸一样的修奈泽尔也过来初刀:是啊,枢木卿,你就讲讲吧,毕竟那可是你成为圆桌骑士获得第一战。

朱雀还是选择推脱:比起这个,我记得修奈泽尔殿下,还曾经在欧洲战场上,带领着欧洲布里塔尼亚大获全胜。

修奈泽尔此时却露出了一个比较苦的笑容:不,枢木卿,就算当时我大获全胜的战绩。也还远远比不上当时,携带着帝国权杖前去的军师——朱利叶斯•金斯利,那位金斯利卿可是相当的厉害,不但帮助帝国攻下了大部分的欧洲领土,甚至还差点就让敌军的欧洲共和国联盟濒临崩溃,还真是厉害,怪不得可以深受父皇宠爱,甚至连他住的地方圣彼得堡凯撒大皇宫的军师府,都从来不让我踏进一步。

听到这些话的鲁鲁修,记得不,但头上布满了井字头,就连脸上也布满了两个井字头,而且还是那种带着怒火的红色井字头,并且如果说怒火是可以实体化的话,那我想此时鲁鲁修和他坐着的舰长席,都早已燃起了熊熊大火亦或者是被熊熊大火给包裹着,怒火早已被气到极点的鲁鲁修,直接把手上的文件夹当成是飞镖,擦着朱雀的,脖子飞过,狠狠的镶在了司令室的门上,随之便是那冷如冰山的话语:修奈泽尔,基诺,朱雀,如果你们想死的话。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帮你们。

这是鲁鲁修第一次对重生后的洛洛,如此冷漠:不关你的事,给我好好呆在中央司令室,等我回来。

洛洛也只能是简单的哦了一声,因为他知道朱利叶斯•金斯利的事情,而那被狠狠的镶在司令是门上的文件夹,直接是让再,司令室里面的所有人,都不禁吓破了点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