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也要撬动世界德国潜艇王牌弗里茨·朱利叶斯·莱姆普

德国宣传部门立刻调集了海军的报告和情报,按海军的记录,当天最近的一艘U艇离雅典尼亚号沉没地点也有75英里。于是德国人反口指责英国人炮制了整个事件,他们自己击沉了客轮以丑化德国形象并煽动美国参战。9月16日海军司令雷德尔元帅在会见美国海军访问团的时候表示,他已经收到了所有U艇的报告,雅典尼亚号的沉没完全与德国无关。

第一条鱼雷直接命中雅典尼亚后侧舷引擎舱,第二条鱼雷脱靶。莱姆普可是经验丰富的资深艇长,当即命令深潜以防鱼雷绕圈回来击中自己(二战中不止一艘潜艇因为自己的鱼雷乌龙而枉死)。等他再次浮出水面后,觉得目标似乎并没有要沉没的迹象,于是又发射了一条鱼雷,但这条鱼雷也脱靶了。也许这次攻击被雅典尼亚号乘客误认为是潜艇发动了炮击。

接下来莱姆普带着U-30号若无其事地继续巡航,几天后他击沉了英国货轮范德号。直到9月14日,他才第一次发报,请求因将击沉范德号时遭到驱逐舰攻击而受伤的一名乘员送到冰岛救治,仍然没有提到雅典尼亚号。接下来他击沉了英国货轮布莱洛基号,同样没有按照规定救助幸存者,据他本人说法是发现了英国和挪威军舰,幸存者有人救助。

直到9月27日,U-30号才返回威廉港,潜艇部队司令邓尼茨按惯例在港口亲迎。据邓尼茨日后在纽伦堡法庭上回忆,莱姆普下船时脸色很差,并且承认雅典尼亚号的沉没与他有关,之后他被派往柏林接受进一步调查。邓尼茨稍后接到德国海军总部指示,由于承认击沉雅典尼亚号政治影响太大,此事件必须保密。因为莱姆普根本没有击沉雅典尼亚号,所以他不会被送交军事法庭,一切政治应对由德国海军总部负责。而德国海军将否认一切与击沉雅典尼亚号有关的指控,让它变成一个秘密。

于是邓尼茨在自己的战争纪录中只记下了U-30号击沉范德号和布莱洛基号的战果,对雅典尼亚号只字未提。他还协助莱姆普进一步伪造了航海日志。纽伦堡法庭调查时发现伪造甚为拙劣,原有的页面被简单撕掉,新加入的页面笔迹与整本日志完全不符,在新日志上U-30的船位比实际偏西200英里。日后邓尼茨也将为此付出代价。

我查到的资料好像跟这个说法出入很大。德国海军内部调动我无从得知,但U-30号和肇事主角莱姆普的资料却是公开的。如果要灭口这个莱姆普肯定是第一个灭,可他不但没上军事法庭反而升职了。莱姆普回到威廉港的当天被升为上尉,3天后获得二级铁十字勋章,其后他还要指挥U-30号直到1940年9月,离他死还早得很呢!并且莱姆普生来就是要改变战争进程的,德国海军如果能把他早早灭口,也许还能多支撑一段时间。至于U-30号,居然一直坚持过了整个战争,1945年5月5日在弗伦斯堡附近自沉。在冰岛下船治疗的那位阿道夫·施密特,下船的时候被莱姆普要求发誓守密。他也线年英国占领冰岛时施密特被俘,但他一直守口如瓶,直到德国战败后他觉得誓言已经解除,才上法庭作证说出真相。

莱姆普因为心怀鬼胎在海上磨蹭的时候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纳粹因为担心美国参战,最初确实惊恐万状。希特勒于9月4日下令,潜艇不允许攻击客船,并且决不许攻击法国轮船,任何攻击前必须上浮警告,结果9月6日U-38号照此执行时几乎被一艘商船当场击沉。当时英国商船被德国潜艇攻击时会发出“SSS”潜艇攻击警报并报告船位,邓尼茨以此认为这是利用商船搞军事活动。当时美国人已经被安抚下来,美军参战的危险过去了,于是邓尼茨说动了希特勒,于9月23日发布命令,潜艇可以攻击任何被盘问时发出求救信号的商船。这一切都发生在莱姆普返航前,所以他的仕途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U-110号的鱼雷击沉了埃斯蒙德(Esmond)号和本戈·海德(Bengore Head)号商船,合计7500吨。但莱姆普犯了一个错误,为了确认战果他一直在声呐员处,离开潜望镜太久。英国护卫舰奥布里亚号(HMS Aubretia)发现了水面上的潜望镜,冲过来投下了深水炸弹。

U-110号在第一轮攻击中幸存下来,但是两艘英国驱逐舰斗牛犬号(HMS Bulldog)和百老汇号(HMS Broadway)也赶来加入攻击,这次受创严重的U-110号撑不住了,被迫上浮。斗牛犬号向U-110号冲过来准备撞击,莱姆普发现这一点后下令艇员打开通海阀后弃船。德国艇员冲上甲板就遭到英国军舰劈头盖脸的射击,因为英国人以为他们要发射甲板炮,但发现德国船员在弃船后就停火了。而斗牛犬号也意识到他们可能俘获这条U艇,在最后关头改变航线号。

不久斗牛犬号的登舰小组冲上U-110号,止住了进水,并将潜艇内能拿的机密物品席卷一空。这是第一条被盟军俘获的U艇,他们第一次缴获了德国海军密码本和绝密级别的恩格尼码密码机。英国人还打算把U-110号拖到斯卡帕湾去,但英国海军部接到报告后果断要求凿沉U-110号,以保住英国海军已获得德军密码机的秘密(第一艘被完整俘获并被拖回港的U艇是3个月后被俘的U-570号。没错,不是571,我没打错字)。

开战以来,破译U艇通讯一直是盟国海军梦寐以求的难题,这次缴获使英国人得以在不久后掌握U艇的位置和动向。这个收获是如此珍贵,以至于所有参战船只的乘员都被要求发誓绝不外泄,直到7个月后,丘吉尔才对罗斯福透露此事。而德国海军直到战败都不知道U-110被俘获和密码机丢失,不少U艇因此葬身大海。弗里茨·朱利叶斯·莱姆普上尉终于改变了战争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