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前几天,在一位记者朋友的朋友圈里看见,她在采访一条捣毁加工制毒窝点的新闻,呆了没多少时间,回到家后就开始喷嚏咳嗽。听办案民警说,之前在现场负责取样化验的民警也是同样的症状,怀疑是吸入太多化学原料所致。难以想象,毒品为何如此多人吸?

一位戒毒所的医生介绍,第一次吸毒的人其实并不会感到很快乐,因为伴随而来的是呕吐。毕竟,用化学制剂调出来的东西,身体一开始是拒绝的。不过,在第二次吸毒时,身体开始适应,会产生飘逸、轻松之感。有人甚至描述为,吸了毒以后,我想什么就是什么,给他产生一种非常强大的愉悦感。

而当这种所谓的舒服感觉没有了,吸毒者就会流眼泪、流鼻涕、出汗,全身的疼痛不是能忍的那种,犹如万只虫子在吞噬骨头。

戒毒,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一般分为三个阶段。脱毒-康复-心理辅导。方法一般有三种:一为自然戒断,靠戒毒者的意志,应该是没戏;二是药物戒毒,但当药效过了,自然毒瘾又发作;三就是进戒毒所。

受大量影像作品影响,觉得戒毒所应该是这样的:到处充斥着痛苦的叫声,被拖拽、被绑住手脚,一个戒毒者蜷缩在角落里,呕吐物满地。

其实,现实生活中的戒毒所,有专业医护人员的照料。会定期看病。定期活动。会定期上课。和在学校没什么区别,只是更加强了监管。强制戒毒一般需要三个月至半年进行脱毒康复。不过,戒毒所并非来去自由之处,但每个月可以就机会见见家人。

在美国,吸毒不仅被认为是一种犯罪行为,而且也是一种慢性复发性的脑疾病。因此,对吸毒问题的预防与治疗主要采用医疗康复模式和社会心理模式。美国的戒毒治疗形式有强制性和自愿性两种,由警察、司法、法院、专业机构、社区、学校等多系统共同参与,进行综合治疗。

“承诺戒毒所”:这家戒毒所规定,每2台设备只供24个病人使用,所有有关治疗的谈话都将保密;病人可带宠物狗来这里,假期还能免费参加瑜伽和按摩等活动。

环谷小屋康复中心(CirqueLodge):位于犹他州的机构拥有豪华的桑拿浴、健身房和壁炉,在治疗过程中让病人有家的感觉。

“环谷小屋”(CirqueLodge)身处落基山腹地,四面环山。Cirque的英文本意为“在群山环绕下如同圆形剧场的洼地”,而住在这样的小屋(Lodge)中,病人可以远眺12000英尺高的群山。五月中旬,山顶还有积雪闪着光。

然而,如果您的账户没有足够多的钱,您可能支付不起这里的奢侈的费用。这里31天的治疗要花费将近$26,000。(16万人民币)

在俄罗斯,由于强制戒毒违反《人身权利和公民自由》的相关法条,所以强制戒毒不被允许,吸毒者可以选择主动戒毒。俄罗斯的戒毒所多是盈利性机构,甚至上门接送。这些戒毒所多打出“有数十年戒毒经验”,“成功帮助几万人摆脱毒品”困扰等等广告语吸引顾客。根据吸毒者毒瘾程度、所吸毒品不同,戒毒所推出不同疗程项目,分为“住院”治疗、“门诊”治疗等。

在意大利,占地300公顷的圣帕特里尼亚诺社区——是欧洲最大的戒毒中心。该社区由意大利企业家温琴佐穆乔利于1978年创立,目前这里有1000多人在接受治疗,主要依靠社会捐助和戒毒者的劳动成果来维持运行,戒毒者不需要支付费用。他们或从事社区内部的服务工作,或学习面包制作、畜牧养殖、乳品制造、平面设计等工作,所产生的经济效益直接投入到戒毒中心的运转。

毒,到底多难戒,只有吸毒者自己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戒毒者自己的心中肯定会燃起早知不碰毒的巨大悔意。毒品害人,远离毒品,珍爱生命,珍爱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