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退选这次为什么未来的美国总统又将是“老”“男”人?

美国总统竞选人、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5日宣布退选。至此,竞选阵营基本将成为两位75岁以上男性——桑德斯和拜登的对决,出线者将有机会挑战现任总统特朗普。2020竞选阵容曾被称为“史上最多元”的阵容,拥有多位女性、少数族裔和年轻人,但现在,一切又回到了美国人熟悉的老路——“老白男”。

沃伦5日在马萨诸塞州的家门外对媒体宣布了退选决定。“我们没有达成目标,但我们一起做的事,已经产生了持久影响。”沃伦说,“我们所寻求的改变不及预期,但重要的是,这些改变将在未来产生涟漪效应。”

在已进行初选的18个州中,沃伦共获得64张全国代表大会党代表票,远远低于前副总统拜登的610票和联邦参议员桑德斯的541票。尽管在早期投票州投入大量竞选精力,但沃伦表现平平。而在3日“超级星期二”初选中,她在家乡马萨诸塞州也输给了拜登和桑德斯。

现年70岁的沃伦是内民调支持率最高的女性竞选人。她在2018年底加入选战,主张对华盛顿进行“重大的结构性改革”,誓言让权力从大公司和富人手中向工薪阶层倾斜。其民调支持率在去年一直稳居前三,甚至一度跃居首位。

在她制定的一长串竞选纲领中,包括开征“富人税”、取消大学贷款债务以及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等。其政策主张与桑德斯相近,以“女性牌”和“年轻化”吸引选民。但在提出“全民医保”计划后,沃伦遭到党内“温和派”竞选人围攻。

称,退选后,沃伦预计仍将在内保持一定势力,如果赢得这次大选,她可能在新政府中扮演重要角色。

沃伦是6天内退选的第5位竞选人。在“超级星期二”后,内的“两强”竞争格局已逐渐明朗。目前,内仅剩3位竞选人,即拜登、桑德斯和联邦女众议员加巴德。鉴于加巴德在“超级星期二”只拿到一个全国代表席位,党内竞争实际已变成两位七旬男性政坛老将之间的对决。

在被问及会支持哪位竞选人时,沃伦没有做出选择,只说自己“需要一些空间和时间”。

目前,桑德斯的竞选声势不及拜登。在3日举行预选的14个州中,拜登赢得10个州,包括美国人口第二大州得克萨斯州;桑德斯赢得4个州,包括美国人口最多的加利福尼亚州。

称,退选后的沃伦手握重权,她为谁“背书”尤为关键。面对拜登的后来居上,同属党内“进步派”的沃伦可能会成为桑德斯的一剂“强心针”。不过,二人1月被曝不和,由于桑德斯私下曾暗示女性无法入主白宫,沃伦在艾奥瓦初选后拒绝与其握手。2016年,沃伦没有支持当时党内参选的桑德斯,只支持了最终获得党内提名的希拉里。

沃伦的支持者以女性选民居多,她们对是否转投桑德斯感到犹豫。一些女性组织呼吁沃伦“站边”拜登,因为20年前拜登是妇女受暴防治法的主要提案人。但沃伦曾是拜登的强烈批评者。

事实上,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内女性势力崛起,国会女性议员数量创新高,众议院迎来女议长,内女性竞选人数也前所未有。但最终,“粉色浪潮”退潮了。

沃伦在宣布退选后也谈到了性别问题,她表示,“女性竞选人之路很艰难”,如果女性竞选人正视性别歧视,会被当作只会发牢骚的弱者,如果无视它,则会被批评不接受现实。

众院议长佩洛西也对沃伦退选表示遗憾。“每当我被介绍为最具权力的女性,我都很难过,我希望这不是事实,”她5日表示,“我希望我们拥有一位美国女总统。”

美国许多女性政客都曾表示,美国政治文化存在性别歧视,这也是美国人选不出一位女总统的原因。捐赠人为女竞选人集资被视为一种风险,女竞选人的任何决策失误都会被选民放大,因此很多人不愿为此冒险。

同时,美国女性选民对这一问题的情感也很复杂。沃伦的支持者将她看作击败特朗普的唯一希望;但也有人犹豫不决,因为希拉里的败选就是教训。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在“超级星期二”中,沃伦的女性选民支持率位列拜登和桑德斯之后。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白宫性别难题始终存在。希拉里一次输给了年轻的非洲裔政坛“新人”奥巴马,一次输给了毫无政治经验的亿万富翁特朗普。

“美国人仇视女性,”38岁的卡都萨女士说,“尽管我很难过这么说,但我认为这是现实。”

此外,也有一些人认为,性别不应成为选举的考量因素。美国国会女性众议员克里希·侯拉汉(Chrissy Houlahan)说,“投票时,我会寻求与我理念相同的人,而不会考虑性别。”

《》也指出,沃伦的失败并不仅仅在于性别,而是在这届阵营中,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

的确,桑德斯78岁、拜登77岁、特朗普73岁,无论这三位中谁最终胜出,下一位美国总统都将是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

《大西洋月刊》指出,尽管有一定随机性,但在美国现代总统选举中,的确有年龄越来越大的倾向。沃伦,以及前两届竞选人罗姆尼和希拉里,全都年过七十。

究其原因,其一,更老的国家诞生更老的政客。美国选民整体年龄在变老,65岁以上的选民比年轻人更愿意投票,而且有研究发现选民一般更倾向于“与自己年龄更相近的”候选人。有趣的是,这一现象在美国尤为明显,尽管欧洲选民也老龄化,但英国首相约翰逊只有55岁。

其二,美国政府本身就是一台“老化”的机器,国会议员平均年龄屡创新高,参众两院领袖年龄也都超过75岁。年龄大,不是事儿,反而习以为常。

此外,年龄越大,其所构建的政治网络越丰富,无论从财力上还是资源上,都更具备竞选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