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不如旧!五位更怀念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国家领导人(组图)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比起美国前任总统布什,现任总统奥巴马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似乎更受欢迎。但是也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更怀念布什,比如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波兰总统卡钦斯基和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他们各有各的怀念理由,有的怀念与布什交情深“好办事”,有的怀念布什的“宽容”,有的则怀念可以痛骂布什的“快意”……

有人曾说,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是布什“在世界上的最后一个好朋友”。虽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但贝卢斯科尼与布什交情甚好是真的。当几乎所有其他欧洲国家领导人以及意大利政客们为给自己“政治上加分”都攻击布什是一个“做事不计后果的牛仔”时,贝卢斯科尼却坚决得力挺布什--支持伊拉克战争,而大部分西欧国家都反对伊战。

但是,老贝与奥巴马的关系一开始就出现了“不和谐”。去年11月,一向“大嘴巴”的老贝拿新当选的非洲裔总统奥巴马的肤色调侃了一番,称他“年轻、英俊,而且拥有褐色皮肤”。此番言论一经当地媒体报道立即引起一片哗然。

尽管奥巴马当时并未做出任何表示,但是他显然“不是健忘的人”。因为在不久前举行的八国峰会上,奥巴马“逮住机会”报了“仇”,当与会领导人们照全家福时,作为东道主的贝卢斯科尼看到奥巴马迎面走来,立即上前伸出右手,明显想要和奥巴马握手一起走上台阶。但是奥巴马却完全无视贝卢斯科尼举着的右手,低头大步向前走,令“热脸贴了冷”的老贝好不尴尬。

不仅如此,奥巴马还在公开场合大赞意大利总统纳波利塔诺“正直而高尚”,而对贝卢斯科尼只字未提。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他是否在暗讽桃色绯闻不断的贝卢斯科尼不具备这些品质。

此外还有报道说,奥巴马上台后,美国和意大利两国间的关系已变得“有些冷淡”,因为奥巴马政府不满贝卢斯科尼与俄罗斯总理普京和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走得太近”。

内塔尼亚胡在奥巴马上台的2个月后第二次当上以色列总理,但是这两位几乎同时上台的领导人却从未“步调一致”过。奥巴马政府希望这位以色列领导人能够支持巴勒斯坦建国,但内塔尼亚胡的立场和美国长期以来的政策有冲突,他过去曾明确表示,他不相信巴勒斯坦人已经对自治做好准备。

最让内塔尼亚胡“挠头”的是,奥巴马在停建定居点问题上比前任布什更“较真”。美国历届政府在口头上都曾要求以色列停建定居点,但却从不肯认线年在给沙龙的信中默认以色列可以扩建人口“自然增长”所需的定居点,但奥巴马不承认布什与沙龙达成的默契,坚持要求以色列停建所有定居点,包括“自然增长”在内。

尽管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内塔尼亚胡政府还是强调,以美两国政府间“没有危机”,定居点问题正在取得进展。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内塔尼亚胡在“自然增长”定居点问题上不会妥协。

布什在拉丁美洲几乎没有朋友,只有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独树亲美旗帜,还多次与反美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对抗,这让布什“感动不已”,不仅提供数百万元的军事援助帮助哥伦比亚打击毒品犯罪和武装,而且在离任前颁赠自由奖章给乌里韦,并称赞他具有“巨大的个人勇气和人格力量”。

但是奥巴马上台后,哥伦比亚与美国的关系似乎已经不是那么友好了。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时就因人权问题反对美国与哥伦比亚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此外,奥巴马政府对乌里韦政府反毒品战中采取的方法提出了异议,据消息人士透露,在6月底的一次会面中,奥巴马计划就联合国的一份报告质询乌里韦,这份报告称哥伦比亚安全部队在司法职权以外进行“冷血谋杀”。

此外,奥巴马上台后积极改善与其他拉丁美洲国家领导人的关系,甚至包括左翼领导人,因此乌里韦在布什时代独受宠的地位已经丧失。尽管奥巴马和乌里韦都表示,两国关系依然保持良好并在许多问题上取得进展,但是哥伦比亚作为美国在拉美地区唯一值得信赖伙伴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对波兰总统卡钦斯基来说,选择反俄罗斯亲美国似乎是个错误。卡钦斯基上台后一直努力加强波兰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而他的“热情”也得到了美国的“回报”。2008年,波兰不顾俄罗斯的强烈反对,同意美国在其国境建立导弹防御系统,而作为交换,布什给波兰提供援助用于军事现代化。此事使波兰与俄罗斯两国的关系恶化,并引发俄罗斯在与波兰交界地区的加里宁格勒部署了导弹系统。

但是奥巴马上台后似乎并不记卡钦斯基的“前情”,他当选美国总统后两人在电话中进行了交谈,卡钦斯基随后立即告诉媒体,奥巴马已经承诺继续帮助波兰建立导弹防御系统,而奥巴马却否认说过。更让卡钦斯基尴尬的是,奥巴马为了促成与俄罗斯在其他问题上的合作,数月后他致信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称美国将暂停建立导弹防御系统。这场“误会”使卡钦斯基在波兰国内丢尽颜面,反对派乘机讽刺他是“小丑”。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以发表激昂的长篇演讲而出名,而他最常用、也是反响最大的“素材”便是布什,比如他曾在演讲中大骂布什是“魔鬼”、“笨驴”,甚至说“布什应该被送进精神病院”。这些反对布什的言论为他赢得了一大批国内外的支持者,包括洪都拉斯和伊朗的反美人士。

但是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查韦斯的“口才”似乎无用武之地了。因为奥巴马在努力改善与拉丁美洲国家关系的同时,也改善了他和美国在一些人心目中的形象。查韦斯没想到,奥巴马在拉丁美洲非常受欢迎,一些反对布什的人不再像以前那样支持攻击奥巴马。

尤其是奥巴马政府放松了对古巴的限制,这对查韦斯来说更难去把美国描绘成一个拉丁美洲左翼人士的共同敌人。随着查韦斯外交政策对拉美国家影响力的减弱,他也许更怀念以前能让他“狂踢的驴”--布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