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霑有性有爱自认好色 性斗士留情不留种(组图)

向来作风大胆的黄霑,从不忌讳公开谈性说爱,更曾出书分享性经,即使被封为“不文霑”。霑叔多年来满口性经,除惠及身边好友外,更自爆已做结扎手术,可谓香港一代“性斗士”!

黄霑多年来除发表过“,不再只为传宗接代”、“风流与下流根本没分别”等言论外,更打正旗号Sell性,推出加印过62版的袋装书《不文集》,又创先河搞不文秀,虽然未能成事,但掀起香港阵阵性热潮!霑叔对性事毫不保留,曾在公开场合中,当着女记者说:“我刚来老婆做完一场轰轰烈烈的,很开心!”又在电台访问中,自爆每当有高潮后,竟想将床上的女人踢走,他慨叹人天性就是如此贱格。

至于他的圈中女性好友,不少都被他“骚扰”过,包括他曾自爆王祖贤是其头号性幻想对象,更在台上公然性骚扰叶蒨文!

不过霑叔扬言从未恋上比自己老的女人:“难道要找个80岁的女人呀!”霑叔对性事乐而不淫,亦劝人以正确态度面对性事。几年前霑叔与林燕妮拍拖期间,曾自爆已做结扎手术:“我不喜欢用安全套,又不想女友服避孕药有副作用!”

即使被张国荣踢爆他打羊胎素,霑叔亦直认不讳,更自爆经常食牛睪丸及牛鞭进补。霑叔不怕拿自己开玩笑,他笑言赞成老婆去玩:“如果我老婆找男人,我都由她!”不过,去年初霑叔接受电台访问时,被问到为何不接受前列腺手术,他即尖叫:“好怕啊!那里是很重要的器官!”率直可爱。

不过,贵为一代“性斗士”的霑叔,二十五岁前对性事一无所知,早年接受刘天赐访问时,霑叔大方承认二十五岁还是,第一次还是贡献给,他说:“那经历真是记忆犹新,既害怕又不好受,紧张到几乎不举!”

至婚后霑叔才翻阅性书“补习”,将许多根深柢固的误解纠正过来。对于好色,霑叔有过这番诠释:“我天生好色,并不是咸湿,亦非完全是真正追求性的快乐,还包括很多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