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头蛇、子弹蚁……揭秘世界上最危险的险恶雨林什么样?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与自然搏斗,如今虽已不再茹毛饮血,但求生的天性依然在我们体内流淌,所以自然探索类纪实真人秀《荒野求生》《独闯荒野》《跟着贝尔去冒险》等节目才深受观众欢迎。更重要的是,我们谁也无法预料明天和意外那个先来。当危险来临时,如何避开危险,如何保命,才是最重要的。要说到各种极限环境下的求生技能,最实用、最有效的经验当是出自经常游走在生死线上的军人,特别是特种部队。作为全球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也是世界上第一支正规的特种作战力量——英国特种空勤团的作战能力不容小觑,在极端环境中,他们经历了怎样的处境,又是如何自保的?美国作家道格拉斯普雷斯顿在他的文化探险畅销书《失落的猴神之城》中对此进行了精彩描述……

地处洪都拉斯腹地的莫斯基蒂亚,因地形险恶,在早期的地图上,它被标记为“地狱之门”。莫斯基蒂亚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之一,数百年来,人们多次深入和探索此地,但都无功而返。即便是在21世纪的今天,这里还有几万公顷的雨林尚未被科学探查过。

莫斯基蒂亚中心地带有着世界上最茂密的丛林,就像一张绿色的毯子覆盖在绵延不断的群山上。这些山峰高约1.6千米,山峰之间是陡峭的峡谷、奔流而下的瀑布和咆哮的洪流。这里年降水量超过3000毫米,洪水和山体滑坡时有发生。频频发生的泥石流瞬间就可以吞噬掉一个活生生的人。丛林的下层游荡着致命的毒蛇、美洲虎,猫爪藤的弯钩倒刺轻易就能撕烂人们的皮肉和衣服。在这里,即使是携带砍刀和锯子的探险老手一天辛辛苦苦探索十来个小时,也只能前进三四千米。

探险莫斯基蒂亚面临的并非仅止大自然的威胁。洪都拉斯是世界上谋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从南美洲运往美国的80%的可卡因都要途经洪都拉斯,其中大部分会经过莫斯基蒂亚。贩毒集团掌控着周边众多的城镇和乡村。美国国会已经禁止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到莫斯基蒂亚及其附近的格拉西亚斯-阿迪奥斯省旅行,“据可靠情报显示,此处存在针对美国公民的威胁”。

可怕的隔绝带来了一个奇怪的结果:几个世纪以来,莫斯基蒂亚成了世界上最悠久、最吸引人的传说的诞生地之一。据说在人迹罕至的莫斯基蒂亚某处,坐落着一个由白色石头筑成的“失落之城”,人们称之为Ciudad Blanca,也就是“白色之城”,也有人说它是“失落的猴神之城”。有人说这座城市是玛雅人的,但也有人认为这座城市是几千年前由一个不知名的、现已消失的族群建造的。

2015年2月15日,我在洪都拉斯卡塔卡马斯市的帕帕贝托酒店的会议厅参加了一个吹风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的团队将按计划乘直升机前往一个名为“一号目标”的未经勘探的山谷,该山谷位于莫斯基蒂亚群山深处。直升机会把我们带到一条无名河流的岸边,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双手在雨林中开辟出一个原始的营地,并以此为基地探索这座未知城市的遗迹。我们将是第一批进入莫斯基蒂亚的研究人员,在这片被茂密的丛林包裹着的土地上,在这片没有任何人类痕迹的原始地带上,会有什么发现?我们无从知晓。

夜幕降临卡塔卡马斯,探险队的后勤负责人站到了会议室的最前面。他是一名,名叫安德鲁·伍德(Andrew Wood),我们都叫他伍迪。他曾是英国特种空勤团的军士长,也曾是冷溪近卫步兵团的一员。伍迪是丛林战和野外生存方面的专家。在介绍任务时,他开门见山地告诉我们他的任务很简单:保住我们的命。他召开此次会议,是为了告诉我们在探索峡谷时可能会遇到的威胁。他要求我们所有人(甚至包括探险队名义上的几位负责人)都要清楚,并且同意他的前特种空勤小组完全负责我们身处荒野的这些日子:我们的探险队将采用准军事化模式,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他们的命令。

这是探险队的第一次碰头会。这个探险队由科学家、摄影师、电影制片人和考古学家等各色人等组成,当然,也包括我这个作家。我们每个人都具备一些野外生存技能。

伍迪走到安保处,用他那特有的短促的英式腔调说着注意事项。在这里,甚至还没进入丛林,我们就得小心了。卡塔卡马斯是一个由暴力贩毒集团掌控的危险城市,在没有武装护卫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得离开酒店。对于此行的目的,我们要守口如瓶。我们不能在酒店工作人员会听到的情况下谈论项目,也不能在房间里乱放与工作相关的文件,更不能在公共场合打电话。酒店的储藏室里有一个巨大的保险箱,可以存放文件、现金、地图、电脑和护照。

至于我们在丛林中所面临的危险,毒蛇当排在首位。伍迪说当地人将矛头蛇叫作“黄胡子”。爬行动物学家认为矛头蛇是最危险的蝮蛇。

在美洲新大陆,这种蛇咬死的人比任何其他蛇都要多。这种蛇攻击性强、易怒且行动迅速,它们昼伏夜出,喜欢去有人的地方。据观察,这种蛇的毒牙能喷出超过1.8米远的毒液,其毒牙甚至能穿透最厚实的皮靴。有时候,矛头蛇会首先发动攻击,再追赶,然后再次发起攻击。它们经常会跳跃起来攻击对方,咬在膝盖上方的位置。矛头蛇的毒液极为致命。它会引发脑出血,让人立刻死于非命,即便没有立刻死亡,之后其毒液也会引发败血症,让人在毒发不久后不治身亡。

如果你侥幸活了下来,被噬咬过的四肢通常也必须被截掉,因为毒液会导致组织坏死。伍迪告诉我们,在夜晚或天气不好的时候,直升机都无法抵达我们要去的地方,所以被蛇咬到的人要想被送出去,可能得几天之后。他还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要穿着凯夫拉防蛇绑腿,特别是在晚上起来小解的时候,他还特别提醒我们,小解时要站在圆木上,完了再下来;绝对不能让脚处于没有防范措施保护的境地。

他的朋友史蒂夫·蓝金(Steve Rankin,贝尔·格里尔斯的制作人)就是在哥斯达黎加寻找外景地时,因为没有做好防范措施才被蛇咬伤的。虽然蓝金也穿着防蛇绑腿,但藏在在圆木另一端的矛头蛇还是击中了他的靴子,毒牙轻而易举地刺透了皮革。

“你们看,这就是当时的情况。”伍迪说着便掏出自己的苹果手机,将那张照片展示给我们看。照片上显示的是蓝金的脚被蛇咬后的可怕情形,当时医生正在为他做手术。即使经过抗蛇毒血清的治疗,脚部也发生了坏死,坏死的腐肉被清理得很干净,露出了皮肉下方的肌腱和骨头。蓝金的脚保住了,但他大腿内侧的一块肉不得不被移植到脚部的伤口处。(这张照片在网络上可以轻松找到,承受能力强的读者可以搜一下。)伍迪继续说道,这个峡谷看上去正是矛头蛇的理想栖息地。

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周围的同胞,早先手持啤酒游走于酒店泳池边的欢乐气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下来是一场我们可能会在丛林中遭遇哪些携带病菌的昆虫的讲座。这些虫子包括蚊子、沙蝇、恙螨、蜱虫、接吻虫(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它们喜欢咬人的脸)、蝎子和“子弹蚁”(被这种蚂蚁叮上一口,感觉和被子弹击中一样疼,因此得名)。在莫斯基蒂亚地区,最致命的流行性疾病当属一种皮肤病,即利什曼原虫病,又被称为“白麻风病”。这种病是被感染了利什曼原虫的沙蝇叮咬后引起的。被沙蝇叮咬之后,利什曼原虫会进入人的鼻腔黏膜和嘴唇黏膜,以啃噬黏膜为生,从而在人的脸部引发严重的溃疡。他特别强调我们要定期使用驱蚊胺,从头喷到脚,衣服也要喷,天黑之后更是要喷遍全身。

听说,蝎子和蜘蛛会在晚上爬进靴子里,所以我们得把靴子倒扣在木桩上,每天早上穿靴子之前都要抖干净。还有一种成群结队生活在矮树丛中的有毒红蚂蚁,只要树梢稍有颤动,红蚂蚁就会像下雨一样一股脑掉下来,钻进人的头发里、脖子里,疯狂地噬咬,让人觉得像是被注射了有毒物质一样,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就必须立即撤离。伍迪警告我们,在手碰触树枝、树茎或树干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小心。此外,不要随意穿越茂密的植被。除了藏匿的昆虫和树上的毒蛇以外,很多植物的棘刺和尖刺也会把人割伤。在丛林里要戴上手套,最好是潜水员用的带水肺的那种,因为它可以有效地防止植物的枝叶刺扎进来。伍迪还告诉我们,在丛林里非常容易和大部队走失,仅仅离开队伍三四米就可能会走丢,因此在丛林里面,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独自离开营地或队伍。每次从大本营出发探险时,我们都被要求必须携带一个装着应急物品的旅行包,里面有食物、水、衣服、避蚊胺、手电筒、刀、火柴和雨具。万一我们走失,不得不躲在湿淋淋的圆木下过夜时,这些用品都是必不可少的。他还给我们发放了哨子,一旦发现自己走失,就要马上停下来,吹响哨子求救,原地等待救援。

在考古纪实作品《失落的猴神之城》中,读者不仅可以了解到惊险刺激的雨林探险,对沦为犯罪之都的洪都拉斯与世界霸主美国之间的扭曲关系也会有清晰认识——小国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