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将殒命逆风翻盘——海上白刃战之:瓜达尔卡纳尔海战!

吃了亿万年瓜的瓜岛,自1942年8月7日迎来了前所未见的大场面。美日双方在这片狭长的槽海中厮杀了近半年之久,几十艘军舰、数百架飞机折戟沉沙,沉入这片后来称之为“铁底湾”的炼狱中。

经过萨沃岛、所罗门群岛、埃斯帕恩斯角、圣克鲁斯大海战后,双方胜负各半战成平局。圣克鲁斯海战中日军以损失众多飞行员为代价取得了表面胜利,让大本营顿生乐观。

日军觉得优势在握,只要炸毁亨德森机场将补给运上岛,胜利就指日可待。所以圣克鲁斯海战结束18天后,日军就发动了又一轮夺岛行动,由此爆发了瓜岛战役中的第五次大海战——瓜达尔卡纳尔海战。

岛上日军弹尽粮绝急得吃土,百武晴吉不断催促海军运送补给以待再战。于是山本五十六痛下决心,非常肉疼地集结了11艘珍贵的大型运输舰,载着陆军第38师团7000名士兵和大量弹药粮草、重型装备向瓜岛进发。

但是上岛之前需要先炸毁机场,压制仙人掌航空队,否则运输舰跑得太慢,只要美军飞机起飞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11月9日日军舰队从特鲁克基地浩浩荡荡出发,首轮炮击重任落到刚刚晋升中将不久的阿部弘毅身上。

山本让他率2艘战列舰、1艘轻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先行,于13日凌晨炮击机场,然后田中赖三中将率运输舰队夜晚到达。

木村进少将率长良号轻巡洋舰,天津风、雪风、晓、雷、电、照月号6艘驱逐舰护航。

高间完少将率朝云、村雨、五月雨、夕立和春雨号5艘驱逐舰中途加入,担任前卫引导。

另一边美军也在紧张应对,盟军情报部早在月初便截获了日军再次进攻的消息。南太平洋舰队司令小威廉·哈尔西中将让里奇蒙德·特纳少将率TF-67特遣舰队11月8日从努美阿出发,向瓜岛运送6000名士兵和大批物资。同时让TF-16(企业号)、TF-64(华盛顿号、南达科他号)舰队星夜兼程到瓜岛以南支援。

A组包括3艘运输舰,1艘轻巡洋舰(亚特兰大号)和4艘驱逐舰,由诺曼斯科特少将指挥。

B组包括4艘运输舰,2艘重巡洋舰(旧金山号、波特兰号),2艘轻巡洋舰(海伦娜号、朱诺号)和8艘驱逐舰(库欣、拉菲、斯特雷特、奥班农、艾伦·沃德、巴顿、蒙森、弗莱彻),由丹尼尔卡拉汉少将指挥。

12日上午一架美军侦察机发现日军舰队,特纳知道危险逼近,赶紧让运输舰傍晚撤离,留下

其实斯科特少将经验更丰富些,他参加过埃斯帕恩斯角海战,并以一次“神调头”伏击日舰取得胜利。但留下的13艘护航军舰主要是B编队的,再加上卡拉汉比斯科特晋升少将

13日凌晨1点24分,两军在萨沃岛东南约5海里处相遇。日军已经看到岛上的篝火信号准备炮击了,瞭望兵突然发出尖利的警报:发现敌舰!

1点48分日军比叡号和晓号驱逐舰打开探照灯,一下子照亮2700米外的亚特兰大号。坐阵舰上的斯科特大感不妙,来不及向卡拉汉请示便下令开火,然而一切都晚了。

1人外全体阵亡,舰尾也被一枚威力巨大的九三式鱼雷击中,漂在海上成为死舰。

号舰长来不及思索就用全部火力对近在咫尺的比叡号一通猛轰,根本不需要瞄准。同时又从左舷射出五枚Mk15鱼雷,可惜距离太近引信没爆炸,比叡号才逃过一劫。

首席参谋铃木正金也一命呜呼。阿部难以指挥,心中已生怯意。其他日舰急忙赶来救援,发了疯似地射击。小小拉菲怎受得了如此关照,没一会儿就遍体鳞伤英勇战沉。

海面上混乱不堪,卡拉汉担心误伤友军突然下令“停止射击,确认目标”,随后又下令“单数舰向左射击,双数舰向右射击,瞄准大家伙打”。

这命令让一些军舰不知所措,左边没有目标,右边却被日舰猛轰。见鬼去吧,继续干!

356毫米主炮火力全开,与雷号、电号驱逐舰一起瞄准2300米外的旧金山号射击。

约11枚巨型炮弹命中舰体,日军重演了比叡号的遭遇,只不过旧金山号更惨——卡拉汉少将、舰长卡森杨上校和

艘巡洋舰(2艘不久后沉没)、2艘驱逐舰重伤,基本丧失战斗力。只剩下海伦娜号和弗莱彻号尚可一战。

沉没,5艘驱逐舰重伤。形势极其危急,瓜岛现在门户大开,日军可以随时炮击机场,运兵上岛了。可惜阿部不知道啊,他正战战兢兢担心美军的空袭呢,所以2点26分居然就撤退了!海伦娜号舰长长出一口气,拖着伤舰向圣艾斯皮里图岛返航。

第二天一大早美军飞机就对受伤的比叡号发起猛攻,山本严令阿部挽救却毫无意义。下午16时

后勃然大怒,直接将阿部弘毅解职。第二年又勒令退役转入预备役,政治生涯就此完结。

真好啊,同样是战舰受伤,美军可以大白天拖回去修好再战。就像企业号屡遭重创,却总能在关键时候返回战场。

日军就亏大了,伤舰只要不能快速返回,白天就必遭灭顶之灾。一边不断回血,一边受伤即死,再加上本来就不如人家血厚,辛苦攒的点家底越打越少,怎么能赢?

阿部未完成炮击,田中也不敢上岛,因此山本让运输队返回肖特兰等待。但是山本仍不死心,13日上午又让联合舰队二号人物近藤信竹中将率舰队和

田中14日凌晨至瓜岛卸载;若效果不好,则三川与近藤汇合后14日夜间再次炮击。就这样运输队在肖特兰泊地只待了一个小时,13日下午2点又再次出发,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被炸得坑坑洼洼,但203毫米炮弹威力还是小了。美军回血能力太强,海蜂工程营一通忙活

就用钢板修好了跑道,14日一早飞机又可以愉快地起飞了。日军白忙活一顿,三川却以为大功告成,向山本发报说机场已毁。山本乐颠颠地让运输队快走,将田中推进火坑之中。

清晨美军侦察机发现运输队,仙人掌航空队、企业号舰载机、圣艾斯皮里图岛航空兵争先恐后地出动收割战功,场面相当壮观。

密密麻麻在海上挣扎呼喊,田中看得头皮发麻赶紧捞人,最终仍有450人淹死。

艘驱逐舰载着4800名幸存者返回基地,自己带着剩下的4艘运输舰和4艘驱逐舰继续前进。

三川舰队也被美机追击,衣笠号沉没,摩耶号、鸟海号重创逃回基地。日军损失惨重,近藤舰队14日晚间到达瓜岛,准备把白天的损失捞回来。

警戒分队:包括川内号轻巡洋舰、浦波、敷波、绫波号驱逐舰,由桥本慎太郎少将指挥。

远在华盛顿的总统和高参们都有点慌了,罗斯福事后承认这是他心中第一次产生撤兵想法。

哈尔西自然深知利害,所以尽全力凑了2艘战列舰(华盛顿、南达科塔),4艘驱逐舰(沃克、格温、本汉姆、普雷斯顿)组成TF-64特遣舰队,在威利斯李中将率领下火速进发。

14日中午一架日军水上飞机发现舰队行踪,但是飞行员却没有看出是2艘战列舰,只回报说“发现敌军2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近藤一听

21点左右TF-64舰队自东北方驶入铁底湾,绕着萨沃岛巡逻。22点左右近藤舰队也逼近萨沃岛,分四路从东西驶入。近藤从北向西,木村在西侧掩护,桥本从东面进入,绫波号单独从西进入。

22点55分,华盛顿号雷达发现了18公里外的桥本分队,5分钟后日军也发现美军。

另一边美军4艘驱逐舰也和木村分队交火了。日军夜战精良,一通精准火炮和鱼雷射击

燃烧的驱逐舰,南达本应跟随,但为了避开后撤的本汉姆号只能右转,一下子暴露在

明亮的火光之下,好像舞台上的演员一样成为所有人的焦点。日军终于看清眼前不是什么巡洋舰,而是两艘美军最新式的主力战列舰!

毫米、25发203毫米、152和127毫米炮弹,舰体被撕开一个直径3米多的大洞。日军一口气射出34条鱼雷,眼见小胖要成为下一个冤魂,鱼雷却邪门的一发未中。

号,9门406毫米主炮精准喷射怒火。短短7分钟内就向雾岛号倾泻了75发炮弹,其中9发命中,创造了空前绝后的战列舰射击纪录!

高雄号和爱宕号,以一敌三不落下风,简直像“三英战吕布”的奉先一样勇猛。和风漫谈原创,禁止抄袭。

天亮后雾岛号还没跑远,美军飞机就来了。日军一看又没辙了,只能弃舰又损失了一艘宝贵战列舰。

。第17军拼着老命只抢到260箱弹药和1500袋大米,还不够2万日军塞牙缝的。

美军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逆风翻盘,亨德森机场依然牢牢握在手中。罗斯福听闻战果后高兴的说:“战争转折点终于到来了。”

山本两大目标无一达成,联合舰队此后再也没力量大规模增援瓜岛,只能用高速驱逐舰和潜艇偷偷运点补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