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邓大姐两次接待吴奈温

曾任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中国驻印度使馆参赞,中国驻缅甸、印度大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

邓大姐强调,外事工作要注意连续性。在1977年吴奈温两次访华时,邓大姐都出面陪同或参加活动,在这方面以身作则。

1977年4月27日,吴奈温夫妇一行抵达北京,这是吴奈温对中国的第九次访问。邓大姐亲自参加了多项活动。在北京,邓大姐除去机场迎接并参加中国领导人的会见外,还在4月30日晚在人民大会堂请吴奈温一行吃烤鸭。宴会后,邓大姐陪吴奈温看了中方拍摄的邓大姐访缅彩色纪录片《中缅友谊花盛开》。5月1日下午,吴奈温一行中山公园音乐堂参加五一国际劳动节游园活动时,邓大姐也出面陪同。

5月2日,吴奈温一行由副总理陪同前往大寨访问:3日由阿沛·副委员长陪同去呼和浩特访问。这是外国领导人首次访问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居民差不多倾城而出,穿着鲜艳的民族服装,在市中心等三处欢迎。5月5日至7日,吴奈温一行访问了哈尔滨、大庆。

5月8日下午,吴奈温一行到达长沙,邓大姐和湖南省革委会副主任张平化等到机场迎接。我乘坐副机先到达长沙,将吴奈温在外地访问的情况向邓大姐、张平化汇报。

吴奈温一行和我们陪同人员住在长沙蓉园宾馆。一号楼是毛主席生前来湖南时住过的楼,邓大姐所住的房间就是毛主席以前住过的房间。当晚湖南省革委会在宾馆五号楼为吴奈温一行举行欢迎宴会。

1977年5月9日,邓大姐陪同吴奈温总统参观韶山毛主席故居。前排右九为邓大姐,左九为奈温,第二排左二为作者。

5月9日上午,吴奈温一行在邓大姐、张平化同志等陪同下前往韶山参观毛主席故居。从长沙行车约两小时抵达韶山。抵达韶山后,先去招待所休息,韶山革委会同志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参观毛主席故居,先在故居前合影,接着分批参观。

在参观毛主席故居后,又参观了毛主席故居陈列馆。当讲解员介绍毛主席一家为革命牺牲了六位亲人时,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我不禁回忆起毛主席1959年6月回到韶山时所作的诗:“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1977年5月10日,邓大姐陪同吴奈温总统在长沙参观爱晚亭。前排左五为邓大姐,左六为奈温,左八为奈。

5月10日上午,邓大姐又陪同吴奈温一行参观了湖南省博物馆,然后参观爱晚亭,这是毛主席和他的战友们早期议论国家大事的地方,风景优美。接着又去毛主席学习和工作过的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参观。

当天下午2时,吴奈温一行在邓大姐陪同下乘专机离开长沙飞往桂林。在飞机上,我为邓大姐翻译。邓大姐转达了我国政府欢迎吴奈温以后再来访问的邀请,吴奈温很高兴。下飞机后,缅方在已经交给我方的吴奈温在当晚宴会上的讲话稿中增加“邀请中国领导人访问缅甸”一句。

下午2时45分抵桂林后,由机场直接去芦笛岩游览。邓大姐不顾旅途疲劳,仍坚持陪同参观,但因她走得慢,她嘱咐当地领导人陪同吴奈温一行在前面走,她自己在少数人陪同下慢慢跟在后面。邓大姐考虑问题是多么细微周到啊!当我陪同吴奈温时,不时往后面看,邓大姐仍缓步在参观,使我心中更增加了对她的敬意。当晚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委会为欢迎吴奈温举行了宴会。

5月11日上午,吴奈温一行在邓大姐、当地领导同志的陪同下坐船游漓江,中午抵阳朔。在阳朔参观后,坐车去机场,吴奈温一行原定从这里返缅。但途中遇大雨,我们得到通知飞机不能起飞,因此又回宾馆。当晚安排看电影《桂林山水》,外宾自由参加。

5月12日上午,吴奈温一行休息。我们从北京来的陪同人员开会小结,后来邓大姐也亲自参加。

同志们提的意见主要是:日程安排太紧,特别是访问后期较突出;宴会标准太高,吃的东西太多,如在内蒙古参观公社时,每桌上了一个烤羊背,也就是每桌需宰一只羊,有些浪费;哈尔滨宴会上了熊掌、飞龙、鱼翅、海参、燕窝、银耳等南北名菜;每到一地,宴会上都要讲话,使缅方负担较重;有些地方如大庆,参观时的讲解还不够生动。

同志们发言后,邓大姐作了重要指示。她谈到,她访问了缅甸,缅方很多地方值得学习。在缅甸只讲了两次话,而山友宴会和访问蒲甘都没有讲话,很自由。我们却要人家讲那么多话,我们自己讲话内容又重复。

外事工作受“”影响,没有用毛主席思想去排除他们的干扰。我们要用辩证唯物主义,反对主观主义。外交工作中常常出现主观主义。我们决不做超级大国,要反对大国沙文主义。批“”从政治上、思想上结合外交工作,大有可为。

“”就是要讲排场,讲阔气,吸劳动人民的血。“九大”以后,恩来同志提出四菜一汤。要使客人吃得舒服,休息得好,使客人满意。疲劳后,不能收到参观的效果。参观芦笛岩,灯光很暗,道路崎岖不平,神经很紧张。应该沿途挂上电灯,把路修平。昨天一下飞机就进洞,有一次休息就好了。参观项目可有可无的就不要,如盆景就可不看。

邓大姐的指示强调礼宾工作要反对主观主义,反对强加于人,对其后礼宾工作的改革有重要的意义。

5月12日上午,吴奈温一行专机起飞后,我们陪同邓大姐坐同一架飞机回北京。

1977年9月18日,邓大姐(右二)前往宾馆看望访华的吴奈温总统(左一)和女儿(右一)。左二为作者。

1977年9月,吴奈温在赴朝鲜访问途中对我国顺道进行友好访问,邓大姐除参加机场迎接、我国领导人会见和欢迎宴会、吴奈温的答谢宴会等活动外,还于9月18日下午到钓鱼台宾馆看望吴奈温和他的女儿珊达温,我担任翻译。邓大姐进入十八号楼时,看到了我,就亲切地说:“我知道你会来的。”

邓大姐和吴奈温、珊达温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当邓大姐提到今天来看望你们两代人时,吴奈温拿出珊达温的儿子(还不满一岁)的照片给邓大姐看,说是三代人。邓大姐说:“我们两国人民的胞波情谊,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吴奈温向邓大姐介绍了他的儿女情况。

通过1977年多次在邓大姐身边工作,我深深感受到邓大姐作为一个真正的人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格。这种革命精神和崇高品格体现在她壮丽一生的各个方面。她始终保持着坚定的信念,表现出人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严守组织纪律,襟怀坦白、光明磊落、谦虚谨慎、平易近人,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