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对非洲援助有多大?连欧洲都望尘莫及非洲又是如何回报的

坦桑尼亚的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车站,是一座具有我国70年代建筑风格的车站,在这座车站里,却挂着我国毛主席的照片,毛主席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远在非洲的这座车站大厅里?这座带有70年代建筑特色的车站到底是什么来头?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反对殖民主义侵略,争取民族独立和富强的民族解放运动高涨。在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浪潮中,1964年,位于非洲东海岸的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相继独立。周边国家领导独立运动的政党,都在坦桑尼亚首都设有办事处,通过坦桑尼亚寻求外部支援。

所以,那时坦桑尼亚的地位非常重要,在当时被称为“前线国家”,成为了支援南部非洲人民解放斗争的前哨阵地。当时赞比亚南面的罗得西亚处于白人政权统治下,而其东边的莫桑比克和西边的安哥拉仍属葡萄牙殖民统治下。占据南罗得西亚的殖民主义者封锁赞比亚边境,截断了进出口铁路通道。

作为一个内陆国家,赞比亚是当时世界上的第三大铜矿产地,但苦于没有出海口而使得铜矿贸易大大受限。赞比亚需要一条通往坦桑尼亚出海口的交通命脉。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和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寻求另一条途径以建立替代性铁路线路,他们迫切需要经济上的独立来回头支持政治上的独立。

坦、赞政府曾一起向世界银行申请援建坦赞铁路,但被婉拒;坦桑尼亚副总统卡瓦瓦访问苏联时,请求苏联政府帮助修建铁路,却再度遭拒绝。1965年英国和加拿大联合进行考察,结论是:坦赞铁路没有经济意义。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一开始是对的影响比较怀疑的,所以先是寻求西方的支持,但西方国家并没有给予相应的资助。

1961年,中国与坦桑尼亚建交。于是,抱着尝试的态度,坦、赞两国想在中国身上试一试。

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访华,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出了援建坦赞铁路的要求。中央高屋建瓴,从整个战略全局考虑,觉得人家提出来了,我们应该帮助。而且,从深远战略意义考虑,这不只是帮助坦桑尼亚,也是帮助自己。当是中国正在遭受资本主义国家的封锁,为打破外交上的孤立,就需要争取亚非国家的政治支持。坦桑尼亚是我们的同盟军,他的力量发展壮大了,就等于自己的力量壮大了。所以,、周恩来等人研究后,决定答应。

尼雷尔访华的时候,毛主席跟他讲,“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困难,但是你们的困难和我们的不同。我们宁可自己不建铁路,也要帮你们建这条铁路”。这样,中坦双方原则上达成了协议。周总理讲,西方帝国主义不干的事,我们帮着你干,而且我们干的话,会干得很漂亮。中国人是不干则已,一干就拿出最好的。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周总理说过“我们一定不能像西方似的,给人点援助,就要拿特权。我们是完全无私的。铁路修好了,我们把运行的技术告诉人家以后,马上撤回全部员工。”

1967年6月23日下午,周恩来与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举行了会谈。这次会谈双方初步交换了意见。1967年9月6日,三国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政府、赞比亚共和国政府关于修建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的协定》。协定规定:中国提供无息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贷款9.88亿元人民币,并派专家对这条铁路进行修建、管理、维修,培训技术人员。

1965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坦桑尼亚政府和赞比亚政府提供不附带条件的援助,总额分别达到7500万英镑和15000万英镑,以修建该铁路。

根据周总理的指示,铁道部迅速选派精干的工程技术人员12名组成铁路考察组,于1965年8月赴坦桑尼亚,对坦赞铁路的坦桑尼亚境内的基达杜至通杜马段进行了考察。

不久,毛主席在谈到援建坦赞铁路时指出:“要下决心干。”并亲自批准援建这条铁路。这条铁路的勘测、设计、施工以及所需机车、车辆、钢轨等的生产,都由我方负责。机车、车辆等,由青岛四方广造;铁路专门人才,由北方交大、上海交大培养。

1968年4月12日,首批援助坦赞铁路的中国工程勘探队从广州的黄埔港正式起航前往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1968年10月26日和28日,开工典礼分别从坦赞铁路的起点和重点举行。标志着坦赞铁路的修建正式开始。在开工典礼之前的数月,周恩来总理就曾对坦、赞两国的代表承诺“工期是计划六年,并且希望会缩短。”

但是在当时的背景下,施工的机械和设备都受到了各种限制,为了加快坦赞铁路施工,中方加紧了对坦赞铁路的援助,很多机械设备都是从中国漂洋过海运到非洲的。

在地质勘测阶段,中国勘测队在经过实地勘测后发现,要修建这段全长两千多公里,跨越两个国家的铁路所要面临的困难简直难以想象。尤其是自坦桑尼亚西部从姆林巴到马坎巴克这段157公里的路段,需要穿过号称“地球疤痕”的东非大裂谷,虽然这段路程只占全长的8.4%。而东非大裂谷的环境气候都是变化莫测的,这些无疑是给施工增添了难度。

另外坦桑尼亚和赞比亚都拥有着非常丰富的生物资源。国土面积的将近三分之一都是国家公园、野生动植物森林公园。而在当时,这些野生动物对勘测队来说,是无时无刻都存在的危险。在勘探过程中经常会遇到成年野牛以及大型食肉动物。

在选线问题上,之前英国和加拿大的勘探队曾给出一份《英加报告》,但如果根据这份报告来施工,会经过不良地震地段,虽然施工难度较小,但如果之后发生地震,位于地震带上的路段就会发生大面积的断道,给坦、赞两国人民带来伤害。考虑到国家信誉和形象,中国勘探队决定在姆玛段近9000平方米的地区重新选线。于是勘探队用双腿,冒着四五十度的高温,走进到处都是原始森林,淤泥沼泽的人迹罕至的大裂谷深处。经过仔细谨慎的实地勘测,勘测队给出了20中新的路线,再进过慎重的筛选,最后确定了最终方案,并得到了坦、赞两方的同意和认可。

坦赞铁路的施工高效而紧张。坦桑尼亚和赞比亚都属于典型的热带草原气候,每年分为旱雨两季,降雨集中在一年的11月到来年的4月内;另外的5—10月几乎滴雨不下。

面对非洲恶劣的气候环境,援助队审时度势地提出了“502工程”施工计划。决定争取用一年的时间修通由达累斯萨拉姆到姆林巴,共计502公里的路段。这段路程的修通对于六年完成坦赞铁路的承诺而言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修理这502公里的路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在施工队紧锣密鼓地加紧施工时,遇到了非洲的雨季。

连续的大雨使得施工现场成为水乡,施工进度受阻。当时的设备并不像现在一样先进,在经过受潮之后,很多仪器设备的精准度都受到影响。连日的暴雨使得施工队的士气受到打击,对完成工期任务态度消极。雨季过后,一些低洼地区被雨水占满,形成了成片的低洼沼泽,被当地人称为“可怕的坟场”。

为了尽快完成“502计划”的任务,中、坦、赞三国的施工队冒着危险,涉身沿线的沼泽地,在漫腰的积水中,忍受着恶臭清理里面沉积的杂草,以便加快雨水的蒸发。经过一年多的艰苦施工,502公里的达姆段终于“首战告捷”提前完成了任务。这使得施工队备受鼓舞。就在“502计划”完成的同时,1971年10月26日,26届联大传来喜讯:中国成功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

在“502计划”完成之后,下一个艰难的任务就是姆马段。这一段是整个工程中土方工程量最大的路段,要修建好几座桥梁和隧道。另外这段路程全程都在爬坡,需要从海拔330米攀升到1670米。号称“地球伤疤”的东非大裂谷就处在这段路程上。裂谷带上,地质状况十分复杂,大部分都处在丘陵和山谷相间地带,谷底多是冲击而成的沼泽湿地,更加加重了施工的难度。

在这段路上施工,不仅要建桥梁,打隧道,筑涵洞,更为棘手的是要克服软土地基修筑这一难题。潮湿的施工环境,大型机械难以深入,遇到暴雨,一些刚刚挖好的地基又塌陷下去,被雨水填满。但是的抽水机功率较小,很难尽快将里面积水排干,为保证工期进度,施工队员只能卷起裤腿,用筐和桶把稀泥抬到干的地方。就这样,施工队用顽强的意志,在艰苦的环境保证着工期的进步,艰苦地工作着。

姆马段线月,坦赞铁路坦桑尼亚境内的路段已全部完成并全线通车,铺轨进入赞比亚境内。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摸着铺轨机激动地说:“可把你们给盼来了。”

赞比亚相对于坦桑尼亚,在地形上相对平缓,但仍然分布着不少大大小小的沼泽湿地,施工依旧艰难。但是在坦桑尼亚的施工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施工队,对于修筑赞比亚境内路段并按时完成工期任务充满了信心。在中、坦、赞三国施工队的共同努力下,这条“自由的铁路”即将全线日,在赞比亚卡皮里姆波西,最后一节轨道于与赞比亚的既有轨道接轨,标志着坦赞铁路的完成。

一起修筑坦赞铁路的过程中,中、坦、赞三国的筑路工人和专家们在每日每夜的长期相处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地的政府和人民对中国援建队伍表现出十分的热情。“China拉费克好!”(意为中国朋友好)成了当地人口中的常用语。中国的援建队伍充分阐释了国际人道主义精神。

整个修筑过程共历时五年零八个月,提前完成了周总理“计划工期六年”的承诺。这条长达1860.5公里的长龙上,共有320座桥梁,22座隧道和93个车站,这其中就包括开头提到的达累斯萨拉姆车站。

达累斯萨拉姆车站位于达市郊,占地近四百亩,由中国政府援建。车站向西,就是绵延1860.5公里、被非洲朋友称为“友谊之路”的坦赞铁路。火车站宽敞明亮整洁有序,大厅悬挂着中文的“坦赞铁路全线鸟瞰图”,不仅仅是这里的摆设、这里的建筑风格、窗户、门的样子,甚至是站台两侧的石棉瓦顶棚和水泥砖地面都有着中国的风韵——这里的一切都来自中国,甚至一颗小小的螺丝钉。

一九九七年,坦桑尼亚遭遇洪水,很多设施均被破坏,唯有坦赞铁路岿然不动。当地人说:只有修建过万里长城的人,才能修建如此伟大的工程。”

此次中国援助坦赞铁路修建的中国工程技术和管理人员共有5.6万人次。在这片土地上,远离家乡,不畏困难的中国筑路工人在这片陌生的充满狂野的非洲大陆上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他们和当地的工人一起挥洒汗水,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76年7月14日中国政府将建成通车的坦赞铁路正式移交给坦、赞两国政府。

尼雷尔高度评价说:中国援建坦赞铁路是“对非洲人民的伟大贡献”,“历史上外国人在非洲修建铁路,都是为掠夺非洲的财富,而中国人相反,是为了帮助我们发展民族经济。”卡翁达总统赞扬说:“患难知真友,当我们面临最困难的时刻,是中国援助了我们。”坦赞两国人民乃至整个非洲把坦赞铁路誉之为“自由之路”、 “南南合作的典范”。

通过修坦赞铁路,我们同坦桑尼亚,中国同非洲大陆绝大多数国家建立了更牢固的合作关系。可以说,坦赞铁路是中、坦、赞三国政府和人民友谊和团结的成果。周总理讲过,坦赞铁路不只是联系中坦,而且是联系中国和非洲大陆友好合作关系的重要纽带。在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问题上这一点得到了充分反映。1971年联合国大会表决时,有30多个非洲国家投了我们的票。

如今,坦赞铁路依旧发挥着它的作用。每日运送着沿线城镇的人民和货物。中国与非洲的合作还在继续,近些年,中国援建、中非共建了很多大型工程,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地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