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逝世时不接受外国领导人吊唁但一国总统坚持要来北京!

自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滇西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全州境内已经建成了十几个边街区,其中便以这条“中缅友谊街”为代表。

中国和缅甸的友谊由来已久,早在我国人还在的时候,中缅双方之间的关系便已经走向了正轨。

那会,周总理处事的方式是“以大事小”,周总理在召开使节会的时候便说:“对待广大亚非国家,我们应该有以大事小的胸怀,对外要提倡人人平等。”

按照历史的传统,大国容易对小国不尊重,不过周总理提到,在处理跟小国的关系时,需要时刻去检讨自己。

特别是在万隆会议以后,周总理便主张各国以万隆会议的精神相互约束,这样才能使得国家能够和平共处,而且,周总理还提倡各个国家相互帮助的时候,不要附加什么条件。

中国和缅甸是友好的邻邦,二者的关系也源远流长,双方的友谊还被称为“胞波”,在推进双方关系的过程中,中国的周总理和缅甸的吴奈温都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吴奈温对周总理提出的外交政策非常认可,作为一个小国,能够被大国重视,并且以平等的角度对话,这是在此前的国际关系中极为罕见的。

周总理曾经去过缅甸9次,吴奈温也来过中国12次,每一次会面,都是双方的一段佳线月,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共同前往缅甸,还参加了一场十分热闹的泼水节。

最初,在中缅双方领导人的共同努力下,中缅签订了《中缅边境条约》,这也使得中缅的边界成为了一条非常友好的边界。

这些条约签订后,中缅双方的关系则越来越好,他曾经说:“缅中既是邻居,又是胞波,缅甸应该同中国发展友好的关系。”

周总理逝世后,缅甸总统吴奈温便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他紧急约见了中国驻缅甸临时代办

金畅如,两人的交谈非常沉重,和往日完全不一样,金畅如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而吴奈温那边已经几度泣不成声,甚至是痛哭流涕。

他更是直接表示,他还是要自己去北京一下,也不麻烦中国政府,住在缅甸驻华大使馆就足够了,去吊唁的时候,只需要中国方面派出两位礼宾官陪同,其他的什么都不需要。

沈平见到缅甸驻华大使的时候,只能以规定的口吻来表达中方的态度,还委婉地提到了,如果此时让吴奈温总统来北京,那么中国的政府将会十分为难。

他没去北京,可在周总理出殡的当天,他亲笔写下了一篇感情饱满的悼词,刊登在缅甸官方报纸的头版头条上。

然而在1961年1月,周总理来到了仰光访问,缅甸吴奈温将军便亲自拿着手枪保护周总理的安全,这种规格,放在全世界,都是极为罕见的情况。

在文章的第三段,他再次表达了对于周总理逝世的惋惜,他说:周总理的逝世,不仅是中国而且对于世界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1985年5月4日,已经74岁高龄的吴奈温再度决定访问中国,这是他第十二次来中国,这个数量记录,在国际交往的过程中也是极为罕见的。

“能十二次访问中国,我也感到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我这次来是想见见老朋友,结识新朋友。”

时任政协主席的顾不上自己年事已高,亲自来到了吴奈温下榻的钓鱼台国宾馆迎候,再次见到吴奈温时,邓大姐说:

“这里就是你的家,有什么需要,就请你随时提出来,我们一定要让你休息好。”

“我们中国永远欢迎吴奈温主席再次来访,无论什么时候来都欢迎,也欢迎缅甸的其他领导人来中国,今后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就要像走亲戚那样,促使中缅友谊不断加深。”

直到如今,双方的关系还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去推进,这也是两国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