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父”13次访华高手腕促成中国援助该国最多

他们有悬挂领袖肖像的习惯或制度,会议室前后墙各挂一个像框,前面的是将该国经济带入不堪之境的现任总统,后面的是有“国父”之称的开国元勋尼雷尔总统,一个外貌酷似曼德拉的老人。

最近,北京大学世界传记研究中心启动了一个项目,就是研究起草《尼雷尔传》。那么,这位通过非暴力手段获得国家独立,在非洲推行社会主义制度,曾经十三次访问中国的领导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位伟人呢?

他出生在酋长家庭,求学于英国爱丁堡大学,获硕士学位。1952年回国后,在英殖民统治下的坦噶尼喀执教、从政,被选为坦噶尼喀非洲人协会主席。步入政坛后,逐步于立法议会当选获胜,受命组成责任政府,利用合法权能争取独立。并于1955年和1956年两度去联合国陈述意见,请愿讲演,提出独立要求。

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使坦噶尼喀(国土内陆部分)和桑给巴尔(国土群岛部分)先后独立。宣布废除英国总督,断绝与英国王室的一切联系。又于1964年,推动坦噶尼喀与桑给巴尔实现统一,建立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当选共和国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

作为独立后第一任总统,尼雷尔是坦桑尼亚的国父,缔造了坦桑尼亚革命党,执政超过25年。因为长期兼任达累斯萨拉姆大学校长,他更喜欢别人称他为导师。

出身于贵族,身为学者,执政后没有表现出一般非洲国家领导人那样的腐化。他不拿高薪,不住高级别墅,没有海外存款。却有远足的习惯,穿便装,戴太阳帽,蹬雨靴,一走就是几十公里。与农民同吃共睡,亲切了解民情。1981年,他将获得的“第三世界基金奖”10万美元献出,修建了国家图书馆。

为打破总统职务终身制,1984年主动宣布不再担任下届总统,并于1985年恳求辞去总统职务,专任革命党主席一职。1990年又明智地辞去党主席职务,退出国家政治第一线。

尼雷尔全名为朱利叶斯·坎巴拉吉·尼雷尔(1922年~1999年),是坦桑尼亚政治家、外交家、教育家、文学家、翻译家、国务活动家。

建国之初,他着意发展经济,注意发挥各种经济成分的作用,经济持续增长,政府财政收支年年盈余。

情势发生转变是1967年2月发表《阿鲁沙宣言》,该国宣布走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国家发展的指导方针是自力更生,强调发展农业。将大中型工矿企业、贸易商行和金融机构收归国有,有计划地建立一批国营企业,限制民族资本发展,缩小城市人口收入差距。

建立了铁路、公路系统,实现了公共企事业的非洲化。在农村大规模建立(一度采取强制措施)乌贾马村(类似中国的人民公社)。政治体制上实行一党制,拥有最高权力,领导和监督政府的一切活动,所有议员和军官都必须是革命党党员。

但在社会主义实践过程中,由于国有化和集体化搞得过激过快,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工农业生产严重滑坡,财政赤字和国际收支逆差激增,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

面对形势,政府对过激政策进行“纠偏”,但由于执政党的指导方针没有改变,经济中的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非洲社会主义试验以失败告终。

尼雷尔从不回避自己的错误,特别是政策失误,他因没把国家带出贫困而自责,就急流勇退。

退休后,尼雷尔作为创始人,仍然长期担任非洲统一组织(非盟前身)解放委员会主席,促进南南合作与南北对话,仍在政坛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坦桑尼亚是接受中国援建项目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这与尼雷尔的积极运作不无关系。他一生曾13次访华,成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直接促成了坦赞铁路的立项。

开始,他并没对中国抱有信心,始终在向西方国家游说。1965年,他来访中国,只是希望能援建一个纺织厂,当即得到我国领袖的同意。工厂建成后,他提议命名为纺织厂或周恩来纺织厂,但中方表示没有这个习惯,就改叫友谊纺织厂。

尼雷尔深知中国并不富裕,本不好意思再提其他项目。前国家主席主动问起,他也就趁此机会提及要修一条通往印度洋的铁路。主席说:如果需要,我们就干!项目得到了毛主席的批准,成为中国最大的援外项目,颠覆了西方世界对中国的看法。

据说,尼雷尔在辞去革命党主席职务前,将其在任时中国援建的项目都视察了一遍。当时,坦桑尼亚正推行私有化,曾动议把友谊纺织厂等一系列中国援建项目卖掉,尼雷尔闻讯大为光火,一语双关地说:出卖友谊就是出卖朋友,中坦友谊是不能出卖的!

尼雷尔以其伟大的远见卓识、杰出的外交技巧、高尚的人格魅力、出色的热情与才华,始终受到坦桑尼亚人民的爱戴。

在国际事务中,尼雷尔积极支持未独立地区反对殖民主义和白人种族主义。长期担任非洲前线国家首脑会议主席,对南部非洲争取独立作出重要贡献。

尽管是联合国宣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坦桑尼亚还为非洲民族解放事业慷慨解囊。蒙受减少外汇收入的损失,中断了向南非提供劳工的协议。同时,奉行不结盟政策,要求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

1979年2月,尼雷尔在77国集团第四次部长会议上,倡议第三世界加强团结与合作,用一个声音同发达国家谈判,改革不平等的国际经济关系。

他感动着世界,影响着世界。直至暮年,他胸襟坦荡、克己奉公、廉洁自律的品质始终为世人尊重。为此,

1986年被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授予“塞雷茨·卡马爵士勋章”,获津巴布韦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当选为不结盟运动的第三世界经济南方委员会(现改名为南方中心)主席。

此外,共获塞拉芬皇家骑士勋章(瑞典)、白象骑士勋章(丹麦)、白玫瑰大十字星勋章(芬兰)、何塞·马蒂勋章(古巴)、阿兹特克雄鹰勋章(墨西哥)等十几个国家颁发的勋章。

作为理论家,他主要著作有《乌贾马—非洲社会主义的基础》、《自由和统一》、《自由和社会主义》、《自由和发展》、《阿鲁沙宣言》、《斗争和解放》等。曾将莎士比亚的《尤利乌斯·恺撒》和《威尼斯商人》译成斯瓦希里文。曾领导南方委员会完成《对南方的挑战》一书。

我们都看过一个有名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卢旺达饭店》,就是以图西族和胡图族之间部落种族冲突为背景的。

非洲战乱不断,坦桑尼亚却始终保持着少有的和平与稳定,被称为非洲的和平之岛,作为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元老之一,尼雷尔在其中起着最关键的作用。

1998年,他已年届古稀,蒙邀担当部族冲突国际调解人,既苦口婆心地说服各派握手言和,又以尼雷尔基金会的名义筹集资金。凭着极高的国际声望,最终促进了布隆迪国内和解。这就是著名的“布隆迪谈判”。

这个谈判,让尼雷尔心力交瘁,身体免疫力破坏,罹患了慢性淋巴白血球过多症。他本是个和善的老者,但谈判期间,桌面上的胡搅蛮缠和桌面下的出尔反尔,让他十分恼火。当晚,就发现腰部出现带状疱疹,疼得几乎夜不能寐。经查白细胞骤然增多,但他仍坚持参加完阿尔及利亚非洲首脑会议。

此后,病情加重,只好动身赴英国就医。转年,1999年10月14日,他在伦敦病逝,享年77岁。坦桑尼亚政府决定将这一天定为“尼雷尔导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