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机场」亚特兰大机场是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忙”的

中国人对亚特兰大印象最深的地方,也许就是这里曾举办过:1996年亚特兰大夏季奥运会,到现在,很多人还记得伏明霞,占旭刚曾在这里夺金的难忘瞬间。

亚特兰大对于美国南方的居民来说,可算是一座“大城市”。可一旦你离开这里,你就会开始感觉它在变小。事实上,亚特兰大只是美国第七大城市,它甚至没有进入全球最大城市的前40名。

但,这不妨碍亚特兰大哈茨菲尔德-杰克逊国际机场(ATL)成为2021年世界上最繁忙的客运机场。而更牛的是,除了在2020年被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击败过,自1998年开始,它再也没有让这个世界第一的称号旁落。

人们可能会认为,最繁忙的机场应该属于人口更多的城市和国际枢纽——也许是东京、迪拜或伦敦——或者至少是美国更大的都市。

很多人认为“最重要“的因素是当地社区的支持,以及州政府自1920年代以来对吸引航空公司的投入。

当可口可乐创始人阿萨·坎德勒(Asa Candler)为修建机场而捐赠了亚特兰大高速公路所在的土地时,机场基建就开始了。

还有亚特兰大当时的市议员威廉·哈茨菲尔德(后为市长),早在1920年代,哈茨菲尔德就强烈支持对机场的投资,这是由于他看到了铁路给城市和州带来的具大便利与经济效应。

1981年8月3日星期一,空中交通管制员罢工后,乘客们在新机场一个大厅的登机区等候

1940年代:在二战期间,亚特兰大机场的两个主要航空公司,东部航空和达美航空将飞机交给了军方,将重点转向了飞行员和机械师的培训。在当时,这种机场进行持续的飞行员起降培训,是最初将亚特兰大推到美国最繁忙机场的地位的原因。

1960年代:亚特兰大机场于1961年开放了一座现代喷气式飞机时代的航站楼,这是第一座专门为喷气式飞机建造的航站楼,当时也是美国最大的客运航站楼。

1980年代:不到20年后,这座航站楼被拆除,一个新的客运航站楼被建造,与我们今天的大厅结构相同。1980年建成时,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航站楼,当时的市长梅纳德·杰克逊是这项努力的大力支持者。(机场在其一生中经历了几次改名。现在的名字哈茨菲尔德·杰克逊是2003年由这两位前市长的名字组合而成)

2000年代:乔治亚州创建了航空航天创新中心,这有助于促进该州成为航空公司的理想地点。

新跑道于2006年4月28日在亚特兰大国际机场中心开放。几十年来,可持续性扩张,一直是该机场成功的关键

它位于亚特兰大市中心以南约10英里处,距离市中心足够近,可以很好地服务于市中心,但同时这个距离,可以根据需要进行扩建。机场周围的土地也是该地区为数不多的相对平坦地区之一,该地区的地形多为丘陵地带。

以纽约地区为例,三个主要机场服务于人口稠密的地区,其航空空间受到限制,这样起飞和降落次数都会有限制,必须协调起飞和降落,以免干扰其他机场。

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通常会有不止一个机场为它们提供服务……但亚特兰大是个例外,它可以说是南方的动力工厂。

比如,芝加哥,那里有奥黑尔国际机场、芝加哥中途国际机场; 再比如北京,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之前曾长期是世界上第二繁忙的机场,直到最近,新的大兴国际机场承担了部分客运量。

纳什维尔(Nashville)和夏洛特(Charlotte)等更大的机场距离当地约250英里(400公里),这太远了,无法与亚特兰大机场构成足够的竞争。

另外,80%的美国人口乘坐两小时的航班就可以到达这里,而且它不会产生拥堵,因为它与美国主要的都市都没有靠的太近。

多年来,达美航空公司作为本地航空公司的发展与创新是推动或维持亚特兰大作为第一机场的地位动力之一。

1955年,达美航空公司创建了中心辐射式网络。因此,他们是这一概念的创新者——利用辐射网将乘客带到一个中心,让他们能够“转移”到其他目的地。

通过合并,达美航空可以在国际上扩张,他们与国际航空公司有很多合作关系,帮助合作者建立国际网络,并再次将乘客带到亚特兰大,作为其他前往美国旅行的门户,反之亦然。将来自美国多个地点的人带到亚特兰大,通过亚特兰大中转,然后走向国际。”

乘客们准备在机场登上地铁列车。从市中心到机场的直达公共交通也可以增加机场的乘客数量

亚特兰大是一个大型会议、商业和旅游胜地,当人们到达时,他们可以通过MARTA系统直接进入城市的重要区域,直线到达机场。

从历史上看,那些在机场和……商业中心之间提供无缝连接的机场都是发展得比较好的。

对乔治亚州说,保持亚行兰大第一机场的地位很重要,因为这有助于商业的发展。

但亚特兰大机场能继续它的统治吗?毕竟,情况发生了变化,有一些真正的航空创新者出现,尤其是在中东和亚洲。

在短期内,市场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复苏……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美国国内市场非常强大。

那以后呢?该机场可以很好地定位于新的创新,比如当地的“空中出租车服务”。

随着电池和氢气技术的进步,在城市外围地区的人们未来可能乘坐非常小的通勤飞机去机场,而且到达机场的速度要快得多。

亚特兰大机场的设计可能有助于它再次成为赢家。它的跑道从东到西,但其城市的人口中心从北到南。

这种布局意味着“空中出租车”可能更容易接近机场,且不会妨碍大型飞机航班。

4.芝加哥奥黑尔机场(ORD):5400万乘客,比2020年增长了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