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去守护球门头戴“坦克帽”的英超第一门将切赫

2004年的欧洲杯,是捷克黄金一代最后的谢幕演出,扬库洛夫斯基,内德维德,波博斯基,科勒,他们从1996年决赛失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再次令捷克成为一支东欧黑马。那是老将们最后的绝代风华,也是新人的第一次大赛之旅。

23岁的巴罗什勇夺金靴,22岁的门将切赫摘得金手套,彼时的他还没有戴上那个奇怪的帽子。

说是帽子到不如说是一个头盔,那是国际足联特批给捷克门神的,里面是特殊的保护材料,目的是保护切赫的头部避免二次伤害。

06/07赛季,切赫在与雷丁队的比赛中被对手的膝盖撞到了太阳穴,被撞后的他瞬间倒地不起,主裁判甚至一度怀疑切赫诈伤,要求他快点起来,这时的切赫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他依然强忍着剧痛自己爬出了场外,手足无措的医护人员将切赫抬上担架,送往医院。直到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人们才知道切赫的这次伤病是多么的严重。颅骨粉碎性骨折,已经有了生命危险。经过长达三个小时的头部手术,一生将两块金属片植入了他的大脑,减轻骨折对大脑的压迫。

这次伤病足足让切赫休养了三个月,并且医生告诉他,如果头部再受到冲击,将会面临更严重的风险。

但是切赫并没有放弃自己热爱的足球,用一次长达810分钟的零封,宣告自己的王者归来,。只是如今的他换了模样,头上戴了一个厚厚的“帽子”。

有了特殊饰品加持的切赫变得更加神勇,四场联赛后,他成为了当月的英超最佳球员。伤病,对于强者而言,只是一个可以轻松逾越的绊脚石而已。

在受伤之前切赫就创下了连续1052分钟不失球的联赛记录,单赛季21次零封,给蓝军带来阔别50年的联赛冠军,个人荣膺英超最佳门将。

王者归来后,切赫给蓝军众将士又披上了一层勇敢的外衣,在联赛中与曼联难分难解的切尔西,又一同站在了欧冠决赛的舞台上。

那一天的莫斯科全城大雨,卢日尼基体育场依然座无虚席,球迷们将在这里见证欧冠决赛舞台上的第一次英超德比。

稳健的切赫站在门线前,他面对的是曼联的王牌c罗。从C罗踌躇的步伐上,切赫看出了他的胆怯,这是年少的c罗第一次站上欧冠决赛的舞台,他的点球被切赫扑出了。要不是特里的滑到,同样表现出色的范德萨将会成为那个失败的门将。点球大战结束后的C罗泪流满面,与其说是喜悦,倒不如说是劫后余生被击溃的心理防线。

在欧洲足坛所向披靡的铁血蓝军就这样倒在了点球之上,直到8年后,他们才圆了欧冠的梦。

八年后的半决赛,十人应战的切尔西挡住了宇宙队巴萨的狂轰滥炸,切赫扑出了梅西的关键点球,率领球队挺进决赛。

决赛中顶级关键头球的德罗巴却在禁区犯错,踢倒里贝里,切尔西被判罚点球。切赫再一次将罗本的点球扑出,将比赛拖入点球决胜。点球大战,切赫再次扑出两粒点球,五粒点球全部预判对方向,用一己之力切尔西送上了领奖台。

在蓝军他完成了494次出场,四个英超冠军,1个欧冠冠军,1个欧联冠军,还有四个足总杯,3个联赛杯以及2个社区盾杯。

转会阿森纳的日子里,他解锁了新的成就,完成了英超第202场零封,成为英超历史第一门将。